一杯长岛下肚,转身跳进西湖

细节部分全做毁了,先留个底回头重新弄,弄好了再带着喻一起拍。

他太坎坷了,全家数他最苦逼,说出来都是泪。

打卡一下新人口

【周叶】苏州河(1)

叶修捡到周泽楷,是2015年的入夏,杭州风吹雨打,杭州的少年们沸如烈酒,嘉世网吧刚刚做出一个重大决定——他们要成立自己的电竞战队。

那是杭州的第一个战队,从此征途有了名分。苏沐秋带沐橙去灵隐寺烧香,神枪手的新银武缺最后一味公式,折腾了好些日子。最后不得已去借佛祖的光套一套缪斯的近乎,还有替沐橙祈祷中考顺利。

是以被大雨浇透,庙里躲雨,好像受了场洗礼。缪斯没有来,佛祖倒是四面围绕,经声不绝,进退两难。苏沐秋给叶修打电话,说自己回不去,让他试试拆解掉开荒新副本得到的两块小橙武。叶修拆开来,一颗一颗试进去,到底因为没有苏沐秋那样的好手艺而弄坏了一颗。这把银武最后怎么样也无人知晓,...

贫道掐指一算,今天被屏蔽了五次,这lof是没法用了= =

【喻叶】白活(7)

日常被屏,重发试试,再屏就算了= =

——————————————————

叶修一瞬间有些出神,倒像他真的和叶秋有了什么关系。被念得多了,也终于开始疑惑,但甭管真假,他和喻文州总归有一个人是出了错。他捏着喻文州胳膊轻轻摇晃:“喂你醒醒,烧糊涂了嘛?”

喻文州钳得紧,喃喃着不肯松开,嘴里血气氤氲,不一会竟又昏过去。想来昏迷时又梦到什么,翻来覆去念“叶秋”、“别过去”、“列屏群山”这样的糊话,只言片语,不成字句。叶修只好由他抱着:“说了千百回我不是叶秋,就是不长记性。”他跪在地上,腰酸背痛,臀不着地儿,只好两腿一蹬,放任自己靠上喻文州肩膀,“造孽,早知道不来啦,反正有王大眼在,死的...

【喻叶】白活(6)



黄少天带着叶修走在剑室密道里,突然停住,进退犹疑:“不成不成……这要是给师兄知道我带人进来,我少说得掉两层皮……”

叶修一门心思对着里头的剑,只管往前探去,心不在焉地应着:“你师兄有那么可怕吗,我看他不挺好一人嘛。”

“何止可怕,简直凶残!”少天蹿到叶修面前,拦住他去路,“不然你以为凭他的本事,若没两把算盘,怎么做到蓝溪阁少主的,你还觉得他好?他差点把你坑来做媳妇你还不长记性啊。”

叶修瞧着少天,任他捏着肩膀,自己倒眉开眼笑:“啊?来你们蓝溪阁挺好啊,不愁吃穿不怕被欺负,你还得尊我一声嫂夫人呢哈哈哈。”

“你真这么想?有句话叫舍不得媳妇套不着狼,你又不是不知道他在打你什么主意。”

“怎么也是你师兄,...

传奇可流芳百世——评《小传奇》

啊啊,一上线看到唧总写了长评,唧总也太甜了吧!我完全不敢看啊太害羞了!!太太太太羞了看到自己的段落好想盖住😂我的部分实在不及唧总的万分之一好。
我自己写完是很沮丧的因为还有很多东西没表达出来,也觉得不够预想的完整,我前前后后改了不下五六遍,但还是徒劳无益,可能有些东西一锤定音,修改无用,都是挣扎,是自己水平有限,所以写完很是难过了几天。如此还有人喜欢实在万幸了,如果说它还能给我什么慰藉,大概就是有人能读出不同的感受,并且我能看到这些感受,真是幸运。
非常感谢唧总!爱您❤
最后想提一首曲子,Robert J的《unreachable》,写这篇时一直在听它,也许有些不知道该怎么表达的都在歌里了,字句见...

【喻叶】小传奇(9)(完)

“我曾经做过一个梦,”叶修吐出烟圈,缓慢地说,“梦到你的老家在潮汕,住很大的老房子。”

“你就在房间里,还是个小屁孩儿,坐在老雕花床上玩账号卡……”

叶修停下来问他:“你老家是在潮汕吗。”

喻文州摇头笑:“不在,小时候跟爹妈在北京,初中回到广州。”

“是吧,有意思极了,我居然会做这样的梦,后来,我想明白了一些。”叶修懒懒地吸了一大口烟,滑进座位里,将烟蒂扔出窗外,青色的烟雾在眼前弥漫,“那些都是我的想象,是我在想象你。我自己没有察觉,以为只是梦而已。”

汽车奔跑在空旷的公路上,风在青白的天色里涌进顶窗,车载音乐的重金属摇滚在风口上大声招摇。喻文州开车,叶修将半个身子伸出窗外,感受风的...

【喻叶】小传奇(8)

喻文州爱笑,笑起来和别人不同,先从眼睛荡起,再从嘴角漾开,像湖心落进一枚石子。然后再怎么好笑的事情也水波碰岸,到这里就为止了。

那时候有很多女孩子喜欢他,不是粉丝的喜欢,是追求者的那种,整日往俱乐部里写情书,甚至从遥远的海外飘来广州。他每一封都回,经理阻止过,但没什么用。后来练习太忙,只能够写一两句,但总是会回复的。然而那些无差的爱意也就和他的笑一样,到回复这里就为止了。喻文州至今,没有谈过恋爱。

很多人好奇,在他那样的年纪,有那样好形象的职业选手大多都有了对象,没有的也在绯闻里有过了。只有他维持着清白又体面的私生活,就连绯闻也是妥帖恰当的,他好像爱很多人,又好像谁也不爱。...


【喻叶】小传奇(7)

前文大修中,修完再继续写这篇

最近沉迷楚留香,玩物丧志不思进取T T

——————————————————


喻文州一直这样和他不远不近地,很少谈天,但从未断过联系。他们太远了,一千多公里就这样隔着两个季节,广州似乎永不下雪,永远习以为常地维持一个虚弱的底线,摇摇晃晃又很不屈地温暖着。叶修刚退役那几天喻文州就在杭州,他看到了今年冬天的第一场雪。
那时心里突然被预言一样的寒冷披覆着,告诉喻文州冬天真正来临了,那是季节的恩赐。他们在同一片天空下看着同一场雪,来自同一个方向,与他们肌肤相亲。他此时是不是也在夜色里,因为无处藏匿而满身风雪,久不融化?这是无形的亲密,使他突然很想他。...

爱你我的狐宝!!!没有想到会有坑你画全职的一天😂交换粮我会快快写的,可以期待你多画吗!好想看你画Q版啊!想看猫猫喻叶,想看小孩子喻叶,想看各种老叶,不要烦我😭

麦肯鸡外卖协会:

给2摸的粮~

一个屯杂图的子博:http://yuye888.lofter.com
喻和叶bjd相关,胡乱拍拍。

【喻叶】凡夫俗子(完)

喻叶合志《浮舟》的稿

————————————————


1.

溪山城外北城门前,秋风卷地,黄沙扑面,叶秋一马一剑,在等一个人。剑是普通的钢剑,马是嘉世的飞龙骏马。

数月前他对喻文州说,镖行的规矩,禁止私斗,尤其和东家私斗,我这一趟是打定主意不再回去了。

喻文州原本想说那你来蓝溪阁吧,却终究没有说出口。

叶秋说我不用却邪,我用剑,算对你们蓝溪阁表敬意。

喻文州那时喝了点酒,没有上头胜似上头,伸手要摘叶秋的面具,被叶秋一把握住。这面具柳木绘彩,狰狞狂傲,夜深灯火阑珊,鬼神莫辨,他从不肯摘下它,喻文州也从不要他摘下。不以真身示人,也不知真心在哪。喻文州反握住他的手,抵在...

也在想谁是浪子谁是岸,总见书里拿来形容感情,十赛季退役时他甚至有“浪子泊岸”的感觉,可心永远在异乡,不回头时也曾被浪潮推着走,也与“岸”碰撞头破血流。他与岸不合拍,罢官昨日今如何,只有上岸又折返。
庆幸文州不是岸是岛,与浪子一同身在浪里,擦肩而过彼此淹没,更多是在风平浪静时遥遥相望,天涯海角是起航的小舰队,“那些笨重的岩石和光明的大帆船在龙骨上颤抖”——

“这就是那块像阿福花一样温暖的石头,它是一切的开始”。

【喻叶】白活(5)

友情提醒一下这文很雷雷雷雷雷……也许目前不太雷以后会很雷……慎慎慎

————————————————————————————


原本定好初九那日去蓝溪阁,前一天喻文州的符咒鸟飞来千波湖畔,传话告诉叶修事出有变,嘉王朝要在归陟城设擂台,给东南分会招贤纳才。他身为少当家自然要去捧场的,余下的只好改日再谈。

各帮主营天南海北,像蓝雨靠海微草靠关,虚空甚至远在昆仑,本也井水河水各不相干。而二十多年前司天监监正突然辞官回乡,死后数年流出一篇手稿,提到千里来龙,聚水成渊,龙为列屏山,脉为域河水。山水有情,抱群龙聚首,真龙之首就在列屏山脉。

此后江湖庙堂都在沸腾。龙穴建基,才者得江山,...

一个聊天记录

手游【奇迹喻喻.app】测试服体验第一天

【喻叶】玲珑局(下)



没有不可描述,只有摸小手亲小脸,应该不会屏,写成了很无聊的神庙逃亡.app

▼末尾少量王方无倾向对话出没注意。

——————————————————

叶修不知道的是,他这一跑,就再也不能回头了。
刚迈开步子另一道石门就在他身后重重砸下,他本能地上前想去推开,石门坚不可摧,钉在地面纹丝不动,叶修立刻明白这洞中机关的用意,这条路本就是为逃生用的。
他突然有片刻的心灰意冷,喻文州小小地摆了他一道,喻文州早就想好要把命撂在这里,像座石门替他断后,落下就不打算再起来。
叶修感觉自己跑尽了一整座山,长路无尽,差点喘死在中途。甬道中远不止一个门,每跑几十丈就有一座在身后落下彻底堵死来路。堵住追兵,也堵住喻文州回来的可...

【喻叶】玲珑局(上)

给连清小朋友搓生贺,本意是想开拖拉机的,但是没油了且发动机出了点问题启动太慢我要缓缓)并不知道能不能开得起来,开不起来就划水去……

上一次给连清写生贺还是三年前,虽然三年前写的不是全职但是很巧的是,写的人都和鱼有关,这辈子可能永远向往水生动物。

反正明天是开不起来的望寿星知晓

下一次贺文是3年后

————————————————————


“喻文州你再不走我喊人了啊。”

“你喊破喉咙也没人来救你,除了我。”

“有意思吗你!你他妈这下玩儿脱了吧?”

“你如果希望我脱,我其实可以酌情考虑。”

“……你说你好好的一个人怎么就没有节操了呢,”叶修喘了口气说,“嘉王朝连同...

【喻叶】白活(4)

这篇纯属无脑写,设定经不起推敲,一切都是胡扯八道
(部分设定沿用之前给喻叶本写的稿子,只是沿用,没啥关系orz)

——————————————————————

喻文州小时候,阁里的方士给他算过命——蓝溪阁每个孩子入门前都要算上一卦,黄少天的是“泽天夬”,投机好动,喋喋不休,年少有为,成在不休。喻文州是“雷风恒”,除了身子弱还命中注定要摸爬滚打事业坎坷,喻老看到这个卦脸就沉下来,阁主不以为然,说虽不易成事,但要坚持也是有可能的嘛,卦只算象不算终,话别说太死,算卦只为弟子知己善用,不是为了认命。

这话说后不满一年,阁主就后悔了,有时人不能和天抬杠,不认命不行。

喻老后走了一趟南山寺给儿子改运,南山寺方丈替他...

一些关于喻叶的东西。不打tag了都是一些非常私人的情绪。

最近沉迷在微博上写cp小论文,逼逼乱扯,十分扰人,可又忍不住不扯,太爱他们了,话搪不住,我的情绪来得非常泛滥多灾,总不停寻找出口。稍微整理一下存在lof,毕竟常常删微博,有些真情实感实在不想令它消失。

p2的小论文是写给连清的,我发在说说发在微博发在各种地方,显得尤为矫情与作天作地,但是那又如何,搞cp就是要大声嚷嚷,话闷在肚子里并不能变成营养。

总之太爱他们了,不知如何是好,只好作一作,闹一闹。

这是一个偷偷给小队长披队服回头被扎满怀的计划通的场景……

基友:说不定你队嘴里还叼着烟,你喻这个涌抱代价有点大

(这里是个正经的文bo以后尽量少发照片我就是有时候实在忍不住……)

【喻叶】小传奇(6)

2019年夏天,广州灯火通明,遍地逍遥。他们从酒吧里溜出来,在马路上疾走,又慢下来,在广州轻盈的夜里大口呼吸。

“回头问起来就装傻,”喻文州还牵着叶修的手,“说回嘉世了。”

叶修觉得好笑:“跟我有什么关系,我又不认识这些人。”

“哎呀……”喻文州长长地哀一声,声音在夜风里显得迂回,“你还会看到他们的。”

他意味深长,欲言又止,但很开心,无谓地笑起来,暗示他们之间未完待续。这笑嵌在灯光里,消失在夜市喧闹中,偏偏不提他的暧昧和多情,故意又憨傻似得。可是他的笑仍然诉说着坦诚和精明。

不知该怎么形容那时的他,媒体说喻文州是“广州的孩子”——有很多未知,很多狡黠,很多捉摸不透的亲密。和那些模糊...

明明紫色头发为什么拍出来漆黑orzzz

【喻叶】小传奇(5)

说好四章完结的又要爆字数了……orx


叶修站在一栋大房子前,是潮汕一带有名的“潮州庴”——“四点金”。

那是大夏天,空气潮湿,兜着海货腥气,喻家祠堂门口站满了人。人声鼎沸,天高且蓝,火式庴角头上雕龙刻凤,嵌着五彩瓷,里面好像有人在婚娶。这是潮州庴里的大户人家。

叶修从人海里挤出来,香火氤氲,人群面目模糊。他拨开那些光脚丫乱窜的男孩子,踩着满地红鞭屑子推开了四点金的大门。

叶修就记得那房子真大,民国时留下来的,进去前厅,路过天井,走过几个宽敞的厢房,光影稀疏,院子里种了许多花,仿佛没有尽头。

他在其中一间屋子看见了喻文州。

喻文州穿着华师附中的夏季校服,坐在老雕花...

【喻叶】小传奇(4)

被屏蔽了一整天,终于试出敏感词是,fēng shēng hè lì……………………

分段发就没问题,放一起这个词就不可以,太迷幻了

笑不出来.jpg

————————————————————————————


杭州又下雨,叶修起床摸了把阳台上的衣服,折回去掏魏琛床头柜。魏琛人老鬼精,闭着眼把人胳膊钳住了:“我他妈就剩一件毛衫了你少打我主意。”

“当谁乐意穿你的,我连裤头都是潮的,先借我个T,回头还你新的,今天要去北京我来不及买了。”

“滚,我落地还要约妹子吃饭,你身为一队之长裸体参赛营造话题增加团队曝光率也未尝不可,要T游戏里有,我没有。”

“未尝不可你...

美滋滋。

【喻叶】白活(1-3)

*很久以前发过后来删了,改了一下重新发一遍,再次拾起来填坑,换了个文名,谢景她小朋友,路过看过的还请无视我orz

*半恶搞,喻叶主,1v1,中间会有一些其他角色单箭头或者少量隐晦感情描写,自己感觉不到all的地步,所以tag不打all了,如有不适请指出,前文会有雷区预警,谨慎入

*本来是发过五章,结果现在四五两章找不到了回头重新写吧x_x


1、

“你别跑!你站住!”

“你叫我站住我就站住?”

“不站住别怪我不客气!”

“我站住你就会客气了?”

“站住留你一条狗命!”

“狗都追不上你害不害臊啊?”

“你妹的真是不知廉耻!”

“我知道廉耻干嘛,...

【喻叶】小传奇(3)

叶修一睁眼看见喻文州一张白净大脸在自己头顶上,吓得一个鲤鱼打挺撞上他下巴。他龇牙咧嘴,眼里疼出泪水,但还是笑模笑样,人显得得体又委屈,“叶神,好久不见啦,侬还记得我伐?”

他在上海打了两天比赛,一场常规一场表演,又转来杭州打了一场,自觉摸出了江浙一带的语言精髓,叶修听他鹦鹉学舌格外别扭,笑得在沙发里缩成一团:“杭州话不是这么讲的。”

杭州话要怎么讲他也不知道,叶修只好笑眯眯地学他:“我唔记得咗。”

“那就重新认识一下,”喻文州站起来,“蓝雨战队,喻文州,现在是第三代队长。”

他把胸前的队徽摘下递给叶修:“还没有跟你换过队徽呢,队长要跟队长换的嘛。”

“联赛什么时候有这规矩?”

“一...

喻叶大概是一个像夏天一个像秋天……

突然友情向了怎么回事!
我只承认“你了解我所有得意的东西”【倔强

【喻叶】小传奇(2)

第二赛季夏休时魏琛最后一次QQ上敲叶修:“你觉得蓝雨现在怎么样。”

叶修隔着屏幕闻到了一点真情实感的味道,回报以真情实感:“按目前这状态,没什么戏。”

魏琛意外地没有骂他,又问:“老子的索克萨尔怎么样,说实话。”

叶修依旧真情实感:“操作者如果还是你,依然没戏,我一直都在说实话啊。”

魏琛没有再回复,头像灰下去以后没再亮起来,他的头像是游戏账号的默认头像,竞技场连胜金框加持的55级索克萨尔。

叶修和魏琛关系不算特别铁,游戏里仇过杀,野图里互相摁着摩擦,也联手坑过霸图的代练工作室,追着二十个野号穷追猛打。那是第一区和第二区最腥风血雨的时候,腥风血雨且酒肉穿肠,一起开荒的人总是有些不一样...

1 / 2

© 恰似你的鲸群我的岛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