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杯长岛下肚,转身跳进西湖

【喻叶】小传奇(1)

2016年夏末的时候,叶修和吴雪峰坐飞机穿过半个南方季风地带,又驱车穿过大半个广州城,去蓝雨总部找魏琛买软件。吴雪峰开车,叶修抽烟,还有一个青训营的孩子负责在后面睡觉。

车是在租赁公司租的,吴雪峰说广州的路像神经元,缠绵混沌又庞大无序,身边还带个祖国花朵,不如租辆车自己慢慢开,还能顺便摸鱼。

赛季刚起跑,各家都家徒四壁徒手插秧——那是很困难的时候,也是“青衫磊落险峰行”的时候,从开荒时代打下来的革命情谊,都知道摸石过河,开门问路,见面问好不骂对家只骂金成义,远没有现在那么森严壁垒。

蓝雨是联盟最早建立训练营计划的战队,后来捣鼓出训练程序,公开兜售,价钱便宜——当然真正的里子蓝雨掖着,不过卖个壳子。而嘉世那时的青训营才刚拟好申报表,只是白纸一张,拎了两个孩子住吴雪峰隔壁,宿舍都没盖起来。技术部日夜敲打银装分身乏术,陶轩让叶修来买壳子,回去自己改。

在此之前陶轩一直对青训营兴致缺缺,叶修本身就是最强大的新生代,他不满二十,年轻强悍,他还没到顶峰,勇敢无畏,前路无尽。

蓝雨给软件取了个特别魂穿的名字叫“三花聚顶”,人花练手速,地花练走位,天花练微操,根据职业分不同支线,这还是个RPG。叶修一听就知道是魏琛的馊主意——魏琛以前迷修仙游戏的时候给自己捏了个道长,后来到荣耀给自己捏了术士。术士和道士是两码事,但古人讲“恨无仙术驻年华”,薛定谔的DPS挡不住魏琛一颗行走江湖的心。

虽然用叶修的话说不过就是从算命瞎子变成江湖骗子。

 

经理领着叶修几人进训练室,叶修拍拍同行来的孩子让他坐下,叫他试试软件。

试用软件用的粤语版,系统人声取的是方世镜的,里面有三十二关,打到第三关那孩子就开始眼神打飘手脚出汗,壳子也是货真价实的壳子。叶修让他停下,吴雪峰进办公室谈价钱,叶修去魏琛旁边蹭烟抽。

那时魏琛正在打材料,开的大号,戴上耳麦就大杀四方,叶修给他递一口烟,他歪嘴吸一口,冲游戏里喊:“少天你算着点路,要红血了别跑那么急,一排输出往前上,二排站松点儿给我留个视角行不行!四点钟那个战法怎么回事手脚麻利点儿,战矛往哪戳呢BOSS都上来了!”

他喊得九死一生肝肠寸断,叶修伸头看一眼说这不还行吗,赢都赢了瞎嚎什么呢。

魏琛说你懂个屁,要不是老子献祭了自己,我们全队都要被百花谷的偷袭小队炸成鸡米花。

“你是有多怕死啊,你这队伍术士和牧师互相占视野,输出节奏跟不上,不过第二队打得还行,那个小战法都给你吼出血了,但人怒龙穿心接落花掌给得漂亮,你那会手虚着呢吧,暗影都点歪了。”

老魏不说话,叶修嘬烟,继续补刀:“你也就这极限了,杀个野图看把你喘的,什么时候退位,兴许蓝雨还有救。”

一句话像是戳到了魏琛心窝子,他踹脚主机说你去死吧,蓝雨唯一的出路就是日了你这獐头鼠目的狗贼。

 

魏琛突然被内线电话call去办公室,游戏坐标挂在西部荒漠一个十人本门口,叶修抽完烟福至心灵地坐过来,架上键盘耳麦,在队伍里敲字,问小队里剩下的几个人下不下本。叶修凭着最后的良心纠结要不要趁老家伙不在顺点东西,点开包裹一看老家伙就是老家伙,银装一件没带,材料早就转移了。

叫夜雨声烦的嘲笑魏琛厕所上这么快怕不是尿频尿急,叶修特别乐,打字说老夫近日的确肾不好,撸多了。

一群人哄笑进本,这趟中规中矩推过去,叶修怕漏底打得不动声色,当个称职的风景党打发时间,只最后江湖救急爆了一点忽略不计的手速。出来后队伍里的战斗法师一个密聊发过来问他是谁。

叶修停住下线的手,看着屏幕里这个小战法,战矛指地,披风烈烈,不卑不亢地站在自己面前,装备一般但气场正。他忘了蓝雨的人大概多少都有点随魏琛的性子——鸡贼得要命。

既然兜不住就发了句无关的回答过去:“预判意识不错,操作跟不上,玩战法吃力了吧。”

那边静了很久,久到叶修以为网络延迟,对方才回复说:“我没想要练战法,随便拿的账号卡,打打材料而已。”

“全职业精通?”

“谈不上,都会一点。”

“本职呢?” 

“术士。”

“哦那你挺聪明的,选择不错,是个明白人。”想想又补了一句,“既然都会,无聊的话玩玩散人练习呗。”

小战法做了一个系统动作,他抬头眉眼清晰地和他四目相对,好像很惊讶又好像若有所思。叶修说完这句就退出了游戏,趁这帮孩子从宿舍下来之前顺了根桌子上的烟,插着裤兜找吴雪峰去了。

 

广州的确是很缠绵混沌的地方,食物、风土、马路,连带着天气。叶修身处这个城市,自己也生出一些混沌的意识,他突然很想抽广州的双喜烟,自己连蒙带猜出门找路——俱乐部通常不让买烟,烟的生意也就萧条,叶修绕了几条路终于把自己也绕了进去。

买完烟终于身无分文,他站在学校门口靠着一张好人脸找高中生借手机,手机屏保还是一叶之秋的同人海报。

辗转通过荣耀官方客服问到了蓝雨总部电话,从蓝雨总部问到经理,又从经理问到魏琛。魏琛那时还在办公室里呆着,训练室接电话的是一个青训营的孩子。

“你这位置过两条马路就有地铁站了你问问人,找下地铁标志,坐一号线到体育西路,下车换三号线到珠江城,完了再走一站路能看到个招行,招行后边的岔路进去……”

“等等等等,你等等,哪儿跟哪儿?”

“……你别动吧,吴雪峰前辈有事,我来接你。”

叶修就老老实实地呆着,天上开始下小雨,蹲在便利店门口,一抹脖子,风卷着雨往衣服里钻。他觉得自己有点惨,可能是动魏琛副本的后果,地区保护政策,广州还是向着自己人。

他后来知道那不是风作祟,是有人把伞举到他头顶,水顺着伞边往下滴。

“叶秋,你冇嘢吖咩。”

这是喻文州面对面对叶修说的第一句话,带着广东人缠绵又干脆的温情,叶修还在风雨里翻滚,身心湿透,像突然进了干燥的温室,温室里都是不属于这个季节的意外。

“哦对不起,我是问你还好吧要不要我先去给你买点喝的。”普通话说得很标准,没有方言的口音。

喻文州还是个十六岁的少年,和十九岁的叶修比,也就是立夏和小暑的区别——都是流汗跑马的时段。可叶修在职业的路上比所有人都横跨一大截,生活就捉襟见肘,十五岁时叛逆又任性,现在不叛逆了但依旧任性。竞技和其他职业像是两个维度的东西,时间过于苛刻,人被迫成熟,一年要掰成十年来过。喻文州还是彻彻底底的荣耀新人,但待人接物总像虚长了几岁。

“不用了谢谢,我只想躺在宾馆床上抽烟。”

喻文州笑开了,拉他起来,问了一句非常突兀又无关的话:“你还玩散人吗。”

叶修愣了一会,说:“不玩了,比赛用不到散人,没那么多时间。”

“比赛也用不到烟啊。”喻文州把伞递到两人中间,他穿着蓝雨夏季队服,胳膊露在外面,温暖湿润。叶修觉得伞外在下雨,伞里也在下雨。

这句话里多少有点调皮的针锋相对,很少有人和他这样说话,除了沐秋和沐橙。大多人要么把他当贼寇,要么把他当神话,没有人把他当成十几岁的同类。连吴雪峰也是喊队长更多些。

“你比赛也用不到战法啊。”叶修回嘴,冲他挤眼睛。

“有没有比赛还是未知数。”喻文州说。

他们一同走回曲曲折折的马路,打不到车就过天桥挤地铁,在地铁口买可乐换零,贩卖机不出货,绕了千百个弯找服务台。叶修一路听喻文州穿梭在人群里用各种听不懂但好听的粤语和人说话,像是云端后另一个时空里的事情。他们一路挤回蓝雨,好像万里征程百战回乡,十分狼狈又十分热闹。但蓝雨不是他的乡,竟然还会生出这样的错觉。

 

当天傍晚叶修就和吴雪峰返回宾馆,第二天赶回杭州,之后很长一段时间再没听到喻文州的消息。这是很残酷也很真实的定律,联盟更新换代,不是所有新人都有出路,叶修偶尔想到有过这么一个人,思绪和其他千千万万的思绪一样,很快就被竞技的洪流冲刷,遗留在了沙滩上。

这是很多年前埋下的引子,叶修不知道它像是埋下一把钥匙,落地生根没有腐朽。好像从那天开始就和蓝雨就有了千丝万缕的联系,和前队长,和队长,和少天,甚至和公会的那些人。叶修曾经和喻文州开玩笑,如果不是太有天赋其实做个PVX也不错,如果职业联赛本身是个游戏,嘉世和兴欣是他的阵营,而蓝雨大概是他截图最多的地方。

喻文州说那你知不知道你就是那个灯塔,多少人想要推翻你,又有多少人一直看着你。

叶修就笑,你当是玩LOL呢还推塔。想想又说,那很辛苦吧我这么硬的塔。

是没办法,喻文州说,没有人真正推得动你,只有那些非常混账的俗世苟且。游戏推不动只能现实里推,还好最后MVP是我。游戏里看过也打过,没遗憾了。

叶修说可是我有遗憾。喻文州问他是什么,他没说,但喻文州琢磨着自己大概知道一些。竞技的世界里,遗憾永远和梦想并驾齐驱,而遗憾往往坚如戟盾,它保护他们,也击垮他们。

 

回到杭州,老魏指着副本那件小事在线上把叶修骂了劈头盖脸,说他刺探敌情不安好心,目无尊长污蔑前辈,行为极其恶劣罪当问斩。没完没了宛如疯狗,被拉黑清出职业群才算了事。

而叶修没想到这次退出去魏琛就再也没回过职业群。那竟成了最后一骂,多少有点悲壮的亲昵。魏琛就是走都要提刀问剑走得像个江湖人。

那是山高水走、风起云涌的时代,他们拥有一千万个平凡的起点和不平凡的征程,像被上帝钦点的一群人,能风光退役的却很少,走时都如解甲归田,风光都在数据里。很多年后他再次遇到魏琛,他们是穷途末路里重叠的两块砖头——在自己的神话中跋山涉水重拾盔甲,末路不尽相同但时间对众生平等,要垒成城墙多么不容易。

他们聊武器聊手气聊联盟的风气和沉重的运气,但叶修不和他聊终点,不问关隘的尽头。没法和魏琛提这些,这话像讳疾忌医,在百川入海处载魏琛一程,他只能给魏琛看前面的山河万里,磅礴无尽,像他们的荣耀和青春。

只是曾经没有想到他后来也能碰到替他看海的人,喻文州没渡过海,但他投石问路知道深浅,他和叶修都明白——“既不会太晚也不会太远,这个名叫‘这里’的岛屿无处不在”。

TBC


评论(31)
热度(437)
  1. Garela恰似你的鲸群我的岛 转载了此文字
    青春伤情文学

© 恰似你的鲸群我的岛 | Powered by LOFTER